学者声音

您当前的位置: 学者声音学者声音

学者声音

[澎湃新闻网]上海交大陈宪教授:在深圳遇见融合创业[图]

发布人:刘云山   发布日期:2017-07-24   浏览次数:438

 

创业并不仅仅指初始创业,公司内部创业或平台创业也是一种创业形式,甚至是更主要的形式。由于后者依托母公司的现有条件和资源,其创业成功率往往高于前者。关于平台创业,可以说出很多成功案例。例如,华为早在2000年就制定了《关于内部创业的管理规定》,华为手机就是华为公司内部创业的产物。又如,海尔集团将引入平台创业视为公司的一次战略转型,智能化冰箱“馨厨”就是其中一个成功的项目。日前,在李克强总理主持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上,顺丰总裁王卫向总理介绍了内部推动“双创”的情况。他说,通过鼓励员工创业,公司则是投资人,一个自提柜的创业项目迅速成长为行业翘楚。“我们把机会变成项目,为他们创造出创新的场景。”王卫说,“毕竟外面‘风大雨大’,我们就在公司母体和外面之间进行孵化。”“就像细胞快速分裂一样。”总理当即说,“相当于你们是个孵化器。”   

最近,我再次来到深圳湾创业广场调研,发现了一个融合创业的案例。一家以做车联网为主要业务的初创公司——安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中集车辆(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全球最大的挂车企业),注册一家股份制的新公司,开启全球首个挂车智能化项目。  

这个项目要从行业背景说起。中国物流行业的问题集中在两个方面:其一,成本高企。经济社会发展对物流业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中国公路货运市场每年以5%以上的速度增长,但是,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中国物流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17%,美国仅占8%。其二,效率低下。主要因为物流行业的信息化处于较低水平,导致整车物流主要依靠人工调度和操作,造成信息传输慢,差错率高,组织化程度和管理效率均处于较低水平。可见,物流行业向集约化、标准化和网络化发展的瓶颈,就在信息化。而且,物流行业的信息化,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的问题,而主要是物联网的问题。以智能化手段改造物流行业,例如挂车系统,对于解决上述两个问题,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  

基于中国半挂车行业的现状,中集车辆正在实施的两个战略是:1、质量战略。一方面通过建设数字化工厂,打造先进的半挂车生产线,以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如东莞数字化工厂。另一方面,通过战略布局,在全球范围内收购相关企业,扩大市场占有率。2016年,中集车辆耗资8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英国的Retlan集团;2、智能化战略。然而,在智能化方面,中集车辆作为传统制造企业缺少IT基因,同时也缺少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智能传感等技术积淀及这些领域的创新能力。这是中集车辆的“瓶颈”,但也恰恰是融合创业的契机。  

安煋是乘用车领域的科技公司,是深圳湾创业广场的优秀初创公司,是中国智能ETC试点企业。安煋的优势是:1、在乘用车智能化领域积累了一定的IT、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智能传感等技术基础;2、作为初创公司具有非常强烈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3、策略灵活,市场快速反应及产品快速迭代。但是,安煋原来的市场主要在乘用车后装市场,而开拓商用车后装市场的难度大、成本高。  

中集与安煋的融合创业,整合了中集车辆的规模优势与安煋的技术创新优势。新公司通过第三方设备、应用软件和服务整合,成为智能管理系统、挂车运营价值挖掘和挂车运营车辆大数据的提供商。由此,作为大企业的中集车辆,将完成智能化的改造升级,在世界挂车领域的竞争中抢占战略制高点。智能挂车系统将为中集车辆从传统制造企业向智慧制造、智慧服务、智慧金融的方向发展。安煋这家初创公司则将拓展业务空间,获得可遇不可求的发展机会。同时,这个项目对于交通运输行业提高运输的组织效率,促进节能减排,都有着重要的作用。日前,总理在考察航天科工集团时指出,这种新模式使央企与中小微企业不再是简单的上下游配套关系,而是形成优势互补、相互服务、利益共享的产业生态,不仅会对推动企业发展产生乘数效应,也会带动大量社会就业,给各类人才实现价值提供更大空间,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其激发的巨大社会创新创造潜力前景难以估量。  

我在李克强总理主持的座谈会上发言时,举了这个融合创业项目的案例,并且告诉总理,深圳创业创新生态圈已经非常多样化,包括不同企业融合创业创新。总理对此非常感兴趣,他问道,“关于‘双创’生态系统,你有没有对国内一些地方做过比较性分析?如果有系统性报告可以给我们,谢谢你。”总理布置的“作业”是要尽快完成的。  

美国经济学威廉·鲍莫尔在将熊彼特的理论范式运用于创新增长的实践时说过的,市场经济的最佳形式(微观基础)就是大企业型和企业家(创业者)型两类企业的混合。后者指的就是指初创公司。一方面,大公司有着专业化和规模经济的优势;另一方面,初创公司有着充分的活力,进行着新经济所需要的各种试错,进而成为新动力的源头。中国的现实情形是,大公司多半是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这些大公司自身需要持续地创业创新,同时,它们也可以采取和小企业合作的模式,或购买它们的新技术或技术团队,抑或进行融合创业。  

融合创业内在着改革,最为典型的就是混合所有制的改革;融合创业内在着机会,通过资源的跨界整合,产业链或价值链都可能得以延伸或提升,产生更大的附加价值。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制度融合不仅具有中国特色,而且有着很大的现实需求。一方面,国有企业(大企业)正面临通过建立混合所有制的深化改革,形成具有竞争力的公司制度;另一方面,广大民营企业、初创企业(小企业)需要不断发掘业务空间和发展领域。二者如何通过“双创”的契机,将后者的新产品、新服务和新技术,特别是比较灵活的机制,融合到前者的改革与发展之中,是一篇具有巨大社会价值的大文章。  

如果说一般意义上的融合发展,主要是一个技术问题、产业问题,那么,在中国现阶段,融合发展需要来自“双创”倒逼的改革才能实现。所以,我们一方面要从这个高度和视角来认识“双创”,另一方面,要通过切实的、落地的改革,为“双创”、为融合创业和发展创造机会和条件。当然,由技术进步推动的融合发展也会倒逼改革,使制度变革更加容易实现,进而使创业者和企业家有更好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为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增长提供持续的优质动力。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7.07.19  

原文:在深圳遇见融合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