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声音

您当前的位置: 学者声音学者声音

学者声音

王志平:从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看中国经济升级版

发布人:李龙   发布日期:2017-07-26   浏览次数:171

来源:文汇报

作者: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 王志平

       国务院日前批复原则同意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2016)》,由国家统计局印发实施。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制定和颁发,标志着我国国民经济核算工作朝着最新国际标准迈出了坚实的步子,“统计入世”名副其实。

  经济统计的一件大事

  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经济统计的基本框架。目前国际上国民经济核算的最新标准是 《国民账户体系2008》 (简称 SNA2008),系联合国、欧盟委员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五大国际组织于2009年颁发。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20多年时间里,实施的是计划经济。那时,中国的国民经济核算采用的是苏联人发明的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 (简称 MPS)。1985年起,我国国民经济核算进入混合使用MPS体系和SNA体系的过渡阶段,期间核心指标是MPS体系的国民收入和SNA体系的国 内生产总值。1993年起,我国主要依据SNA原则和标准实施国民经济核算。期间,依据1993年SNA制定的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2002)》 是标志性文件。总体而言,以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2)》 为代表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及其实践是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发展相适应的。

  自SNA2008颁布后,许多经济体(特别是发达经济体) 陆续开始按照这一新的国际标准,修订本经济体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绝 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已经实施与SNA2008一致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南非、印度、印尼、菲律宾和墨西哥等发展中经济体也在国民经济核算方面与SNA2008接轨。我国政府一直重视国民经济核算的“国际接轨”。SNA2008颁布的次年,国家统计局就组织改革和完善我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专门团队,对SNA2008的新内容进行研究。2013年,国家统计局正式启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修订工作,专门成立修订工作小组并开展修订工作。2014年,完成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新文本的初稿。工作进程表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修订任务比预料的更复杂。原计划2015年初对外公布新修订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实际推出时间延迟两年多。

  2015年,中国采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这是一次被称为中国“统计入世”的事件。在采纳SDDS的70多个经济体中,多数实施的是基于SNA2008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国按照SNA2008精神推出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2016)》,意味着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正发生大变革,中国的“统计入世”名副其实。

  新体系新亮点新作用

  《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2016)》主要在基本框架、基本概念和核算范围、基本分类、基本核算指标以及基本核算方法等五个方面进行了系统修订。

  亮点之一,扩展核算内容,增加新兴经济核算。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调整了基本框架,将核算体系分为基本核算和扩展核算两大部分。在扩展核算部分,将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表延伸到资源环境核算,调整了人口和劳动力核算,增加了卫生核算、旅游核算和新兴经济核算。新兴经济核算的增加尤其值得关注。随着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的不断涌现和发展,新兴经济的核算已经成为世界范围统计部门面临的挑战。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对此提出新的原则和处理方法。

  亮点之二,引入“实际最终消费”概念。之前,我们在支出法GDP统计中,将消费分为“居民最终消费”和“政府最终消费”两块。实际上,一部分政府最终消费以转移方式变化为居民的实际最终消费。过去单纯统计和发布“居民最终消费”和“政府最终消费”,实际上压低了我国居民的真实消费水平和我国政府在改善民生方面发挥的作用。

  亮点之三,将研发(R&D)支出计入GDP。无论是SNA1993还是《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2)》,都将R&D 当作中间消耗处理。SNA2008主张将R&D当作固定资本形成处理。《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明确,那些能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R&D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投入,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按照该新精神计算我国GDP的工作这两年已经开展。据国家统计局公告,2015年我国GDP因此“扩容”8798亿元,相当于老口径当年GDP的1.28%。2013年美国经济分析局将R&D投入和娱乐、文学、艺术产业的支出等原本纳入中间成本的计入GDP,结果2012年美国GDP总量因此增加3.6%。

  亮点之四,采用市场租金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产出。自有住房服务是国民经济核算中的特殊内容。尽管没有市场交易,客观上自有住房服务对居住者有着收入效应和消费效应,作为增加值是GDP的有效组成。目前美国自有住房服务形成的增加值在GDP中占7%以上,自有住房服务虚拟消费在全部个人消费中占11%以上。过去我国采用成本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与国际主流不尽相同。这里,的确存在统计口径和方法的问题。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改进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产出的计算方法,将使我国居民自有住房服务的统计更符合实际,也更具有国际比较性。

  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印发后,国家统计局将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实施2016年核算体系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具体统计工作的跟进还需要多年的磨合。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印发,让我们有理由期待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更加有利于推动经济全面转型升级,在全面反映我国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新发展理念的实践和成果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