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声音

您当前的位置: 学者声音学者声音

学者声音

林东:如何避免落入同质作战困局

发布人:方珊   发布日期:2021-09-26   浏览次数:202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世界军事一度被美军引领的高技术战争、信息化战争所压倒,但从叙利亚战争到纳卡冲突,一些信息化并不发达的军队也打得有声有色,甚至与美军分庭抗礼,战争光环倒向那些彰显民族军事特质的劲旅。由此可见,驱散打赢的迷雾、精准定位本国战争形态,才是设计战争、制定战略的原点,研究世界范围的战争形态应为确立我之战争形态服务。各国战争形态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光从普遍性的信息化局部战争形态出发,只能导向共性的战略战术,不免跟随别国打赢的战争形态,落入同质作战的困局;只有发挥我之自主性,把普遍性的战争形态发展演变与中国的国情军情、历史传统相结合,才能确立中国特质的现代化战争形态,进而有的放矢地设计中国制胜机理,规划出无以匹敌的中国特色军事变革。

1、中国现代战争的政治经济形态:坚持革命化,以人民战争为本

战争形态表现为政治经济形态和技术形态两个方面,相对于技术形态日新月异地抢眼球,政治经济形态则以持重稳健的方式起着支配作用,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现代战争社会化将人民群众推到了战争的中心位置。由此,兵民是胜利之本迎来新时代的再定义。

人民支持战争仍具决定意义,人民战争的正义性是取得战争胜利的终极条件。战争总是分正义和非正义两类,现代战争也不例外。近几场信息化战争实践,提供了政治和战略上批判的反面教材。美军宣扬的零伤亡、低成本作战效益观,几十天的快速决定性作战就主宰战场,带来了技术革命的军事速胜论。但上升到战争效益层面就行不通,对战争做全进程考察,从阿富汗战争到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都出现战争尾大不掉的长尾现象。虽然美国每年在阿富汗花上万亿美元,还是落得20年后撤军走人的结局。机械化的越南战争教训,又在信息化的阿富汗战争重演,说明信息化作战效益观并没有改变只有正义战争才能取得最终胜利的铁律。现代战争形态是战争初期速胜而战争后期持久,武器和技术优势赢得战役战术胜利,但得不到人民支持就画不上句号。正如伊朗对美国的叫板:美国可以决定战争开始时间,但伊朗决定战争结束时间。进一步说,非正义战争不能赢得和平,脱离人民的信息化战争就会陷入政治经济消耗战,把军事胜利带来的一切成果划归乌有。这反过来证明人民战争的现实意义——国际正义、社会正义与军事正义三位一体,缺少一个正义都难以取得最终胜利。为此,传承人民战争,开辟信息化战争在正义方向上的发展路线,既是中国政治性质所决定,同时也是决定中国打赢未来战争的前提条件。

人民参与战争是不可或缺的制胜法宝,全域对抗为人民战争注入无限活力。当今世界的开放性和连通性使经济社会斗争上升为战争的直接作战。一段时期,从人民战争在海上和空中如何打延伸到境外怎么打,产生一系列疑问,究其原因,是封闭的传统军事作战视野遮蔽了人民战争的用武之地。实际上,人民战争前所未有地获得时空拓展。从科索沃战争以来的大国战争都是围绕社会展开,军事打击重心从军事目标转向以经济与社会目标为主的“五环目标”,人民群众被动处于战争的中心位置。随着互联网和卫星把世界连通起来,基础设施网络战、社会心理战、金融战、贸易战、科技战与军事上的联合作战平行展开,过去置身于战争后方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斗争走向战争前沿,政治经济战与军事战在不同的主战场展开,不仅倍增战争效益,而且先于军事战展开,贯穿战争全程。在美俄现代战争理论中,这样的战争图景被归结为混合战争。但在混合战争理论中,人民群众处于被动地位,而人民战争理论强调人民的主体性,其优势是发挥人民的主动性。一方面,新时代人民战争的持久耐力仍是不败之本;另一方面,现代战争打开了人民参与战争的广阔空间。说到底,人民参与战争事半功倍,缩短战争进程,扭转战局,定鼎胜利,而单纯军事抗战,必定事倍功半。

可以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决定战争结局的不是技术,而是政治经济。越是信息化、智能化,越是离不开社会,离不开人民参与。光讲科技革命,光讲打赢机械化战争、打赢信息化战争、打赢智能化战争,就丢失了人民战争这个打赢之本。因此,以赢得人民需要的和平为目标,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本立而道生,就必将最终赢得未来战争的胜利。

2、中国现代战争的技术形态:坚持自主现代化,以“三化”融合人民战争为纲

现代化的曲折历程一再告诫我们,在别家的战争之树上结不出人民军队的胜利果实,只有把普遍性的先进技术形态,嫁接到人民战争大树上,才能孕育中国打赢的现代化战争技术形态。为此,摆脱跟随发展的现代化不适应症的出路,是推动人民战争之树长出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果实。

以我为主立足人民战争,谋求战争技术形态差异化发展。事实上,战争技术形态不是孤立的,而是附着在战争政治经济形态之上,因而不能单纯从技术出发研究战争技术形态,而需要从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和军事传统的整体出发,准确定位本国战争技术形态,走向差异化竞争。展开来讲,现代战争是体系对抗,体系对抗重在以“正合”以“奇胜”。所谓“正合”,突出的是同一时代的战争技术形态发展共性,要求军队消除时代差,跨上国际共同标准的现代化战争门槛。所谓“奇胜”,指每支军队政治经济形态的特殊性,带来技术形态的差异性,达成不同路径和不同架构的现代化战争体系。具体地说,如果站在跟随现代化的立场,体系对抗是信息化智能化战争体系之间,或与非信息化智能化战争体系之间的对抗;而从中国特色现代化军事理论立场出发,是现代化的人民战争体系与现代化的非人民战争体系之间的对抗。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三化”融合,是中国特色现代化的集中表现,发掘人民战争体系的聚能赋能作用,可以达成差异化优势。看外军,智能化多域混合战争取代信息化局部战争,正在成为新的主流战争形态,相应地,“三化”融合人民战争走向历史舞台。就世界范围看,现代化战争技术形态表现为信息主导的远程精确打击成为主流作战方式,作战体系向网络中心转型,智能算法控制无人平台作战成为发展趋势,但能否跨上现代化门槛,关键在于实现全军统一态势图和跨军种的动态侦-控-打-评作战链路,达成一体化联合作战,而这是与军队体制机制密切联系的。美军是先行者,技术上走的是从机械化到信息化,再到智能化的自然跃升道路,体制上先军种后全军、自下而上积累,其结果,技术形态演变是局部突破快,但全局转型受制于军种恶性竞争、“烟囱化”发展陷阱。有鉴于此,中国军队可以发挥人民战争以整体带动局部的体制优势,主动打破部门壁垒和条块分割、逐级驱动的行政化格局,集中军民技术力量,统一打造网络信息体系,以体系聚能把全国战争能力和资源汇成整体,以体系赋能为各部队按需提供作战能力和资源;把人民战争的传统谋略优势和群众路线结合起来,转化为新时代人民战争的智力优势,形成以智能化带动信息化、机械化的新路径,放权各级直至单兵开展万众创新、横向创新,从而走出一条多快好省的战争技术形态演变捷径。

以俄罗斯为鉴,俄早期跟随美国信息化战争形态的变革,从车臣战争到俄格战争的惨胜被证明不成功,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技术没有与俄罗斯国情军情相结合,痛定思痛之后的俄新面貌改革,注入战斗民族的历史基因和苏联红军的光荣传统,由此产生的俄罗斯新一代军事学说,精准定位俄罗斯特色的现代战争形态。据此,俄罗斯便快速实现军事崛起,一举获得叙利亚战争主动权,甚至兵不血刃地夺取克里米亚。即便俄军整体上与美军还有差距,但仅费10年之功就已达到慑止美国战争挑战的水平,这不能不让人高看俄罗斯军事变革一眼。

对我国而言,从人民战争是兵民胜利之本这个打赢的本源出发,把先进战争技术形态中国化,其本质是以“三化”融合的差异化发展回应智能化时代,从而掀开中国自主战争形态变革的历史帷幕。

3、把人民战争基因注入战略战术:重塑正规化,以军民结合为体

人民战争从落后农业国的革命战争、反侵略战争、援外战争一路打赢而来,一经与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相结合,便跨上新兴工业大国的人民战争新台阶。由此,把技术形态和政治经济形态两个方面综合起来,将现时代带有普遍规律的战争形态与我国我军实际相结合,发挥制度优势、传统优势、后发优势,依托国家新型工业化,构建新时代人民战争的范式-样式-体式-程式。

超越军事战略视野,以人民为中心,确立“塑造态势-打赢战争-重建和平”的新时代人民战争范式。从国际斗争格局上看,全球范围的遏制与反遏制是大国竞争的主旋律,综合制敌为要。对任何一场战争,都需要以军事+政治+经济+社会的视角做整体设计。其本质是超越军事中心论,确立大体系对抗思维,超越混合战争以人民为目标的战略进攻、目标打击,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战略防御、目标防卫。由此,以大战略主导多域组合的新型人民战争,将平时改进战略态势、管控危机、赢得灰色地带的冲突,与战时打赢高强度战争以及战后重建和平,作为一个完整战争计划去规划。为此,把战争重心从注重军事力量的坚不可摧,转向关注国家政治、经济、社会与军事诸系统的整体耐力,同时注重对外部资源与国际环境的依重。

超越军事作战样式,把军民结合作为核心制胜要素,把范式创新落实到样式创新。把军民结合从发展要素拓展到行动要素,与火力、机动力、指挥力、信息力、保障力等作战要素并列,把“三化”融合落实到成多域组合的人民战争战略战术上来。其实质就是把有限的技术优势与人民战争体系优势相结合,着眼破击对手战争体系的缺陷,生出新时代中国版的战略战术。发扬人民战争数量优势、谋略优势、战斗精神优势,融入到以多对精,以近制远,以高声速对大预警,以软杀伤对硬摧毁,以无人系统对有人平台的战法创新中去,打造低度成本对高成本的制衡手段,创新人民战争降维打击样式,非对称地夺取战争制权。

超越军事编成架构,规划军民合体的力量体式。围绕战争样式设计力量体式,不同领域作战需要不同的力量主体,它们平时处于分体状态,战时结合成一体,就像多个小变形金刚合体成一个“大力神”级巨型战斗机器人,具有各个小变形金刚所不具备的整体功能那样,完成任务后又分体成平时状态。为此,着眼军民力量的多样化组合运用,规划灵活的武器与作战力量的编成,可分三种情况:一是参照美俄军民混合的作战行动,聚焦战争新高地,规划军民一体的编成;二是针对非军事作战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以政府领导及社会力量为主体,规划把军事力量融入的体式;三是针对军事力量为主体的常规作战,实行军民一体后勤保障、科技支前,规划政府和社会力量发挥作战支撑作用。为此,需要把诸多关键的人民战争潜力上升到实力地位,构建军民一体、军民联合、军民互补的力量体系。

超越常规作战流程,研发行动与战略之间高度匹配的人民战争程式。针对战争样式和体式设计战争程式,掀起军民合体的战争指挥与行动流程与规则革命。借鉴外军先进的作战样式流程与规则,把一般意义上的网络、太空、电磁等高维度战争程式转化为高维度人民战争程式,把灰色空间战争程式转化为灰色空间人民战争程式。

重塑正规化,防止人民战争边缘化。所谓正规化,就是把人民战争科学化、工程化、标准化,这是打赢的正确打开模式。那些把人民战争战略战术放在常规战争的辅助地位,处于非正规的发展态势,甚至是临时性的安排,而把外军的作战概念与理论体系作为军事理论主体,是极其危险的。新时代的打赢,不仅要把人民战争战略战术做成正规的作战样式、作战编成、作战流程,还要放到主体地位。

新军事变革实践表明,抛开人民战争的革命化而谈现代化,战争理论就容易步外军后尘。抛开人民战争的现代化而讲正规化,就容易搞成落后的正规化,即把已经不适宜时代的程序、标准和做法搞成正规化了。所以,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三位一体才能创造新时代人民战争,并打开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时代战略战术创新发展的历史天空。

(作者林东系国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