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声音

您当前的位置: 学者声音学者声音

学者声音

郎旭华 冒佩华:生产力质态跃升形成新质生产力

发布人:刘露丹   发布日期:2024-06-18   浏览次数:465

来源:光明日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质生产力“由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而催生,以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及其优化组合的跃升为基本内涵”,是“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先进生产力质态”。这些重要论述表明,新质生产力是基于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而形成的,是在传统的生产力质态基础上的革命性再造,是新的、更为先进的生产力质态。我们可以从生产力质态跃迁的视角科学认识新质生产力的形成与发展。

  生产力质态及其形成过程

   生产力的质态,是指生产力诸因素在构成生产力系统时,在物质技术属性上彼此互相适应、互相关联的状态,是一个状态稳定的生产力系统。所以也可以简单地说,新质生产力是新形成的、更高水平的、状态稳定的生产力系统。

   马克思对生产力的认识始终没有脱离劳动范畴。从生产力发展规律看,马克思把生产力三要素(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与生产力三大来源(劳动力、自然力、科学技术力)联系在一起进行研究,即作为生产力力量源泉的劳动力人化在劳动者身上,自然力物化在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中,科学技术力渗透在生产力三要素中。这使得新的生产力质态的形成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劳动力和自然力相结合形成劳动的自然生产力;二是劳动力和劳动力相结合形成劳动的社会生产力;三是劳动力和科学技术力相结合形成劳动的技术生产力。

   生产力质态形成的这三个方面,深刻反映在历次产业变革的发展实践中。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机械技术、电气技术、计算机信息技术的相继出现,递次实现了生产力质态发展的革命性重塑与深化。首先,不论是珍妮纺纱机之于英国手工纺纱业、大容量发电机之于西门子公司的发展,还是今天微型计算机之于企业生产组织管理的再造,都反映了在技术萌芽期,新技术的应用推动企业内部分工协作方式实现全面变革的历史过程。这既创造和发展了单个劳动力所不能展开的社会劳动生产力,又在实现生产资料与社会化劳动力相结合的过程中,形成了社会生产力与自然生产力相叠加的生产力。进一步地,伴随关键技术的逐渐成熟,一系列与关键技术紧密关联的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诞生,使得技术通过对生产方式的全面变革,进一步扩大了社会化大生产的规模和效能、拓展了劳动资料与劳动对象的使用范围,最终,技术生产力同社会生产力、自然生产力共同作用形成新的生产力质态。

   理论和实践都表明,不论是机械化时代、电气化时代还是信息化和数智化时代,劳动生产力质态变迁的过程,都是劳动的三种生产力,即劳动的自然生产力、社会生产力和技术生产力综合作用的结果。

  新质生产力是生产力各方面的共同跃升

   新质生产力是更高水平的劳动生产力,是在劳动过程中由原创性、颠覆性技术创新与产业创新深度融合所形成的先进生产力质态。不仅如此,新质生产力是生产力三个方面的共同跃升,因此其发展的复杂程度更高、协同范围更广、支持能力更强。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以劳动的技术生产力为核心。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不是靠劳动力的单一发展和生产资料的单一技术性改造来实现的,它的发展包含了对劳动者、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质态的全面跃升,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实现了劳动者技能素养的全面发展。进一步地,形成和发展新质生产力,劳动者、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不只为单个产业的改造升级提供支持,更需要一体推进全产业发展,形成相互支持、体系完备的产业长期发展路径。新质生产力发展中技术创新的渗透融合作用更加凸显,能够从更高层面引领社会分工协作模式、产业发展模式的技术变革,在推动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三者的优化组合中,形成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和生产力发展路径的发展新模式,推动生产力质态迈向新高度。劳动的技术生产力通过与自然生产力、社会生产力叠加作用,在纵向上进一步深化产业内部劳动过程的技术形态变革,形成更高质量的生产力要素和更高水平的生产效能,为更加集约、更可持续的生产力发展提供物质基础;在横向上,催生出新产业新业态,打破了产业间协作的技术壁垒,推动了产业分工协作范围和深度的革命性延展。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以劳动的社会生产力为支撑。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不只是针对物质生产部门分工协作本身的发展,还包含了与知识生产、技术生产等非物质生产部门分工协作的深化。这种科技创新活动同产业活动的更好结合,需要通过对社会分工协作模式的创新性改造,推动劳动的社会生产力的质态跃升来实现。因此,必须通过社会分工协作模式的全局性变革,才能实现各类生产要素的相互促进、相互适应,从而在推动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的过程中,形成科学高效利用自然力和科学技术力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劳动的社会生产力与技术生产力、自然生产力叠加作用,可以实现对产业、产业链、产业体系等各层级产业协作发展模式的革命性重塑,形成有助于高效利用、集约利用、循环利用、开发利用自然力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以劳动的自然生产力为前提。新质生产力发展的物质条件不只来自自然资源,而且进一步拓展至新能源、新材料等高价值量的商品,这为更科学地利用自然力奠定了更坚实的物质基础,形成了以发展绿色生产力为核心的先进生产力质态跃升。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要求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基于绿色通用技术扩散、绿色专业技术应用和社会化大生产模式的绿色化转型,实现“改造利用自然力”和“再生修复自然力”两大环节的产业化,进而形成以绿色、低碳、循环为核心特征的经济新形态。这为推动全社会、全产业的绿色低碳、更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产业基础。劳动的自然生产力与技术生产力、社会生产力叠加作用,通过技术的革命性突破形成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等在内的绿色产业、产业链和产业体系,为全社会绿色发展奠定坚实的产业基础;通过构建绿色产业体系与其他产业、产业链、产业体系的多层次协同发展新模式,可以推动全产业绿色化转型升级,形成绿色低碳的社会化循环生产体系。

  立足产业的高端化、绿色化和融合化发展促进新质生产力发展

   新质生产力的形成,既是要素质量革命性提升的过程,又是要素资源配置体系化完善的过程,还是要素使用绿色化集约化的过程。推动产业实现高端化、绿色化、融合化发展,是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必由之路。

   立足产业高端化发展,实现生产力的升级“蝶变”。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创性、颠覆性科技创新是推动产业高端化的必要条件,实践中需要结合不同的技术属性和产业特性,在渐进推动产业高端化发展的过程中形成生产力升级“蝶变”的发展路径。一是以原创性、颠覆性的数智化通用技术为主导,在对产业广泛赋能中推动生产力质态向更高水平的跃升,在推动产业更新再造中实现生产力更高质量的发展。二是以原创性、颠覆性、前瞻性的未来技术为指引,在积极谋划发展未来产业的过程中探索未来技术创新对生产力更高发展起点的奠基作用,实现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种类和形态的极大丰富、生产边界的极大拓宽、生产空间的极大创造。

   立足产业绿色化发展,实现生产力的可持续发展。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通过加强对利用和改造自然力的科学认识,新质生产力得以实现与产业绿色化发展相辅相成的生产力质态跃迁。一方面,绿色技术在直接生产过程中的科学利用,通过传统技术改造、设备升级和材料优化,推动了包括生产过程的清洁化、资源利用的循环化、要素使用的集约化、能源消费的低碳化、产品供给的环保化等在内的产业绿色化发展;另一方面,通过绿色产业、低碳产业、环保产业的发展带动作用,有助于实现其他产业发展模式的绿色化和协作方式的集约化,在各类生产要素围绕“绿色发展”这一共同利益的创新性配置过程中,使“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从而在全社会形成环境更加友好、发展更可持续、模式更可推广的新质生产力质态。

   立足产业融合化发展,提升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不能单靠个别产业的突破革新实现,需要依靠包括传统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在内的产业融合发展来实现。一方面,要在产业与科学技术体系、社会化协作体系的融合发展中夯实和强化现代化产业体系基础,提升新质生产力发展水平;另一方面,要在进一步推动传统产业同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的融合发展中,提升新质生产力质态。为此,必须着眼产业发展全局,实现传统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三者全生命周期的融合发展,在建设具有完整性、先进性、安全性的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过程中,为发展新质生产力蓄势赋能。

   (作者:郎旭华、冒佩华,分别系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教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基于共同富裕目标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配经济学研究”的阶段性成果)